故渊—不剪完GGAD不改名

GGAD/画画的

hp文章安利

这个好刺激啊哈哈哈哈哈哈码一下

黑历史集结号:

安利安利!
hp反苏作品!
GGAD当然会有!
太热的不收录,洁癖的慎入。
安利自己喜欢但是有点冷的。持续更新!
都可以搜到就不放超链接了……因为手机不方便,等以后用电脑发。


已完结:


《hp拯救世界偶像计划》晋江


哈利重生成Tom双胞胎弟弟将黑魔王扼杀在摇篮里,成为偶像吧黑魔王!摇滚之王凤凰社人气暴涨!GG后悔入错行!


中篇,恶搞,但是感觉逻辑居然没有问题……GGAD成分有点少。


《hp凤凰社圈粉圈钱计划》晋江
紧急!凤凰社人气低迷!用cp和美男子一决胜负吧少年!


中篇,恶搞,同样逻辑没有问题……GGAD部分在后,有甜有虐!


其实我印象中还有一篇《hp食死徒圈粉圈钱计划》但是没看过……也找不着了。


《hp每天早上起床三观都被刷新》晋江
蛇粉穿越原著世界!刷新吧少女们的三观!一个穿成小天狼星的妈妈,一个穿成哈利的姐姐(这个女人让我尴尬癌都犯了)。


正剧,略长篇,最后的番外超级有意思,写一个同人女,写同人时认真考据,洗蛇黑狮打预警,不同于以往将狮黑视为无脑萝莉的剧情,揭示了现在的蛇粉圈地自萌、文笔优秀的恐怖情形。


《被诅咒的孩子》
为人诟病的狗尾续貂,但是排除cp因素以及一些逻辑错误,在同人文中仍然是优秀的作品,填补了原著的部分留白内容,挖掘了人物在原著中的隐藏性格,当然有人认为是ooc。照顾到了斯莱特林的闪光点,思蝎,蝎丝cp也有意无意回应了德哈和德赫的高人气。


最喜欢里面的阿尔这个称呼,还有里面德拉科对妻子的深情也很感人,坚定不移站官配!斯科皮简直天使!


《牵丝戏》bilibili
MV,b站AV7762766。大家都是阿不思的后宫!忠心迷弟救世主,鞍前马后斯内普,为爱成囚盖勒特,痴心一片伏地魔!歌词与画面神契合!


顺带安利up主――不存在的裔二姑娘。干大事的人!up主有正在连载的邓皇后宫三部曲加番外炖肉篇,以及一系列神奇脑洞!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格伏邓哈排列组合!去你妈的正派反派,爱能解决一切!


《小冤家》bilibili
MV,b站AV12472283。甜甜甜!adggad!怒舔德普叔的颜!调色很好,素材也比较新颖。


连载中:
《hp逆光》晋江
铂金家族荣耀来袭!老邓入狱,老伏咽气,看老邓老盖如何非法办学!


正剧,虽然还有些我不太喜欢的设定,比如贵族什么的,但是完全不影响文章整体质量,千万别被文案骗了!


《GGAD神奇魔王在哪里》乐乎
考据党福利!作者手中有初版的《神奇动物在哪里》,羡慕嫉妒恨!让大魔王带你认识神奇动物吧骚年!
其实并不是反苏的,但是作为考据党很喜欢这个~


顺带安利这些作者的专栏~新新的世界!

悄悄一个小邓性转。狗狗护眼(?)雷的话慎戳。很ooc啦。。。。
私心tag

【视频整理】Toby和Jamie在B站的一些影视剧索引【后续还会有更新。。。吧?】

儿子被小破特拐跑了的废巫先生:

虽然是演员个人作品,但还是私心打了GGAD的tag,不妥致歉删


这些视频我基本上是按着百科找的,如有缺漏,欢迎补充!


【下面正题】【误【我再问一下如果整理德普和裘花的有人看吗?【话痨没救】




Jamie的作品,不露脸只配音电影就没有找了【Toby的也是】还有一些应该是因为版权问题,B站找不到,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下载链接再发上来


按时间顺序:






【阴郁风】蒂姆伯顿. Tim Burton.【1982~2014】


【内含理发师陶德以及德普的很多其他作品,强推】



【Jamie Campbell Bower】摇滚黑帮 歌手cut【这个没找到全的,只有个人cut】



【二战/历史/剧情】战时冬天 (2008)【高清中文字幕】



【BD‧1080P】【爱情/奇幻】暮光之城2-4 合集



[2009/美剧]囚徒/The Prisoner



【720P】【犯罪/爱情】伦敦大道_2010【中文字幕】






【剧情 / 悬疑】『匿名者』(2011)






【Jamie Campbell Bower】圣城风云Arthur个人CUT



【还是没有全的】【问一下老福特能不能发度盘链接?】



【高清/奇幻/冒险/动作】圣杯神器:骸骨之城【2014】




Toby的来啦!






【科幻/奇幻/爱情】无姓之人 2008 1080P中字 多线性人生



【历史/爱情/惊悚/战争】荣耀三九年 2009【BD1280高清】



【同性/剧情】吃亏是福 2011


 One Day(2011)Toby Regbo CUT



【英国/冒险】金银岛 上【2012】



【英国/冒险】金银岛 下【2012】



【英剧】《故乡》第一季三集全the town.720P.



【剧情 / 惊悚】你想我杀了他吗? 2013



【科幻/青少年】【生肉】Heart Of Nowhere (2013) 



【托比瑞格波】【风中的女王】Francis S1-S3剪辑


【又是一个没有原片的,但是还好有up主小天使】


【M.I.High也没找到。。。】




【又来废话:下周一又二模了,然后周六体育模考加月考,感觉非常需要GGAD的颜值来治愈一下】【为什么他们那么好看TVT】【哎不对为什么我还在电脑前!我!要!复!习!】【咆哮】



【德哈德】看见你

※ooc预警。

※be,he未定,如果有下篇再考虑。

※大概是无差?

※一切属于罗姨,ooc属于我。

※现au,没有魔法的普通高中生活(?)

※可能会坑,如果没有的话会连同下半篇一起发出,到时候这篇会删掉。

能接受的话我们开始?





1.  

    一束光照了进来,闹钟嗡嗡地响,吵的人头疼。哈利懒洋洋地翻了个身,随手按掉了钟,“天亮得可真早。”他想。随手抓起眼镜,阳光确实过于刺眼了,它们全从他昨晚没有拉好的窗帘的缝隙里流泄出来,又被窗户切割成小块。   

    听到他哒哒下楼的脚步声,莉莉从厨房里探出一个头来,“哈利,煎蛋我放在桌子上了——”“好的妈妈。”  


    大脚板摇着尾巴跑过来,差点跳到他身上舔他的脸,“下去,大脚板”,他推了推黑色大狗的脑袋。它呜咽了一声,跑开了。  


    他有点没睡醒,眯缝着眼,打量镜子里自己乱糟糟的,朝四方恣意伸展着的头发。“该去剪发了,明天就要返校了。”他想。  


    有点重的黑眼圈,无神的表情,绿色的眼睛——等等?哈利打了个激灵,睡意立刻跑到九霄云外了。镜子里分明是一双灰眼睛,夹着光和说不清的情絮。  


    他眨了眨眼,镜子里闪过一抹明艳的金,灰眼睛消失了。“大概是我看错了”,哈利打了个哈欠,给牙杯里接上水。





2.    

    哈利坐得端端正正的,身体紧绷成一条直线,他身后那个长着雀斑酷似罗恩的理发师拍了拍他的肩头,“放松些,小伙子。还有,摘了你的眼镜。”  


   哈利几个月前还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他天天挑灯夜读,一对黑眼圈比现在还重。当他在理发店里坐着打瞌睡时,剪子冰凉的金属触感把哈利吓得一个激灵,当时就弹坐起来。  


    结局是第二天他顶着像被大脚板啃了一口的头发去了学校。德拉科差点笑得从桌子上跌下来,“我们的化学第一脑子真的被狗啃了!”他大笑。当然,他说的第一是倒数第一。


   哈利气愤地握起拳,恨不得冲过去揍那个金发混蛋一顿。他总是嘲讽他!他的化学没有那么差!他这学期甚至还没有进过一次倒数!  


    顺带一提,倒一总是隆巴顿,他每次做实验时酒精灯都会烧着桌子,那时候老蝙蝠的脸色比看见哈利时还难看。梅林保佑他。  


    但从此以后哈利再也不敢在剪发时打瞌睡了。   

 
    于是他就那么端坐着,盯着镜子。没了眼镜,他什么都看不清,只能看见一团团模糊的色块,哈利眯了眯眼睛,镜子里又出现了灿烂炫目的金色。呃,这是什么?金飞贼?①

 
    这次金色没有消失,哈利猛的站起来,脸贴向镜子,努力把那个东西看清楚。当他看清时,他也就后悔了。

 

    镜子里分明是那个马尔福瘦削的脸。他看起来憔悴了很多,比以前更显苍白。要知道,这位大少爷之前为了不让自己俊美的脸上留下黑眼圈,几乎是不择手段地写作业。一教室的学生顶着宛如纵欲过度的脸趴倒在桌子上时,那家伙便更显得神采奕奕。


    他走近了。哈利正趴在桌子上试图入睡。


    “破特。”“滚开马尔福,我要睡觉。”“……”


    而现在,镜子里的他那股子精神劲儿没了,仿佛连马尔福家特有的锐气都被搓了大半。他的眼皮无神地耷拉着,甚至眼睛下的黑眼圈比哈利的还要的更重。哈利甚至能看见他的短短的胡茬,明显一段时间没打理了。那对灰眼睛有点凹进眼眶,无神地向前平视着。他在发呆,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在看,但哈利无端又觉得他在凝视着自己。他的脸上写满了倦意和不安;就像一个生命受到威胁的可怜人,思绪绷得像琴弦一样;如果不是马尔福家良好的家教,哈利丝毫不怀疑他会不停地左顾右盼。


    镜子里的德拉科无声地叹了一口气,神情悲怆。他匆匆理了理自己的衣领,便又消失在镜子里。


    哈利回过神来,他这才在镜子中重新看到自己的脸。他正傻愣愣地站着,脸都快贴上镜子了,头发被剪豁了一块儿。


    “小伙子,”那个理发师插着腰,皱着眉,一头红发好像被气得更红了,“现在怎么办。”他朝哈利的头发努了努嘴。


     “还能怎么办,”哈利想,“大不了明天再被那个混蛋笑一次呗。”


     反正他都习惯了。





3.

    哈利跑进教室,伴随着上课铃。他一屁股坐到自己上学期罗恩旁边的座位上,冲罗恩呲出一个露八颗牙齿的傻里傻气的笑,“想死你了。”


    他俩后面的卢娜也看见了哈利的头发,她笑得眼镜上挂的小胡萝卜②都在不停地抖。罗恩没搭腔,他从哈利进教室起就一直在看他,他的头发看起来比往日更糟糕。“兄弟你头发怎么回事?”像是被狗啃了。下半句罗恩没敢说,他清楚地记得上学期马尔福说出这话后哈利快要爆炸的样子。


    哈利觉得这事不好告人,只好微笑,“被大脚板啃了。”罗恩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他绝对因为上次那个臭白鼬那么说才这样的。


    他真的见过大脚板啃哈利头发,那是哈利十三岁时,暑假他去哈利家玩,那条大黑狗偷偷溜进房子享受空调的凉气,然后趁他俩晚上睡觉时差点把哈利啃成板寸。不过上学之前总算是快长回原样了,要不然哈利开学几周都会是黑着一张脸。


    哈利条件反射般回头去找那个金发混蛋,结果那个熟悉的座位空着,旁边的潘西也与平时没什么不同,她拿着一面小镜子不停地照,估计下课又要找布雷斯要笔记。他突然特别想去问问帕金森那个金发混蛋怎么了,但他想起两组之间③紧张的关系,又觉得找不出什么借口。


    哈利回过头来,顿时感到一阵失落,他也不明白那是为什么,那个混蛋不来的话他的发型也不会被嘲讽了,他应该高兴才是,可是心中无端产生的空落落的感觉实在让人没法忽视。


    “你在找什么?”罗恩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哈利想都没想,顺口说,“金飞贼。”


    没胆量去问帕金森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只好低下头,翻开了课本。





4.

    德拉科·马尔福蔫蔫地趴在桌子上,金发都没了光泽,整个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试图再睡会儿。


    可他旁边的那个人明显不这么想,“臭白鼬你前几天为什么不来学校?你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马尔福吗?他才不会课间趴在桌子上睡觉……”


    梅林的胡子,他怎么那么吵!他伸手把自己的耳朵捂上。但那个巨怪脑疤头竟然试图掰开他的手,力道大得真的如同巨怪。

 

   他猛地抬起头,狠狠地瞪着对面的人,一下捉住了那只胡来的手。他看见了哈利的头发。发型不错,他心里想。


    但他没那个精神头吐槽幼稚鬼破特,他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毫无顾忌地只是凭少年意气行事了,他没那个资本了,也没那个欲望了。暑假两个月,人性冷暖一下子给他看尽了。他身上的锐气给搓得一点都不剩,他不是那个要星星有星星要月亮有月亮的少爷了。只有哈利能勉强激起他想要挑衅的想法。


    他惊讶地发现疤头愣在那儿了,一双腌蛤蟆似的眼睛瞪得老大。他从未觉得那个破破烂烂的眼镜那么碍眼过,他分明看到波特眼里有东西什么一闪而过,短暂得难以捕捉,但他看不清,因为那该死的眼镜。

  

    他在心里骂了声,然后实践了他的想法——等他反应过来时,他早已站了起来,手里拿着那副破破烂烂的圆眼镜。


    对面的人明显也没反应过来,哈利只觉得鼻子上一轻,眼镜就没了。世界全变成了五彩斑斓的色块,东西没个确切的界限。


    他们两个无声地对视着,他感觉自己手里出汗了。哈利的眼镜变得像条鱼,不停地往下滑,光溜溜地压根抓不住。


    “呃……”他趁哈利没反应过来,胡乱地把眼镜又架回他的鼻梁上。也不管有没有带好,正了没正。哈利那边倒是感觉那个混蛋像打架一样把眼镜压回了他的脸上,眼镜腿只挂着一只,另一只悬在半空。左边高,右边低。


    他赶紧拉开门出了教室,门甩回门框里“磅”地一响,剩哈利一个人在原地扶了扶眼镜。


    潘西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放下了小镜子,从抽屉里掏出一张几天前的报纸递给他,“伟大的救世主④,没时间看报纸吗?”

    头版上赫然写着,“马尔福家主被疑为为‘黑魔王’眼线,警方正积极进行调查”⑤




5.

    这不对劲。


    哈利几天前从潘西那要了一面小化妆镜,赫敏才不会有那样的东西,卢娜也没法指望。他还能记得潘西当时的表情,像是听到他和马尔福在一起一样。哦当然,只是打个比方。


    他实在听不下去讲台上那个油腻腻老蝙蝠讲课了。悄悄地掏出镜子,果然那个白鼬也没在听课,不过他那是全会了。哈利在心里咬牙切齿地诅咒了一番那个化学学神。


    他盯着那面小镜子。那个金脑袋低下去了,拿着根笔,像是在写什么。


    德拉科坐的是靠窗的座位,窗户的反光只能使哈利在镜中看到他的金灿灿的脑袋和手里握的笔。


    不过一会儿哈利就拿到了一只纸鹤,没有署名。纸鹤是卢娜传给他的。她把纸鹤递给哈利时,认真地说:“哈利,不要早恋。”拜托卢娜,我已经不是未成年了。哈利有些头大。


    他想都不用想,纸鹤翅膀上那一笔漂亮的花体他一看就知道是谁的。


    该死的。哈利想。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不自觉地盯着那个金脑袋好几天了,每次上课听不进去了他就想看两眼。


    他泄愤似的把纸鹤粗暴地展开,发现皱巴巴的白纸上写着一串数字。他想了想,翻出文具盒里最粗的黑笔,把它们抄到了自己手心里。




6.

    哈利对着自己手心把那行数字摁了出来,他盯着手机,半天没动手。梅林的胡子,我该写些什么?哈利不安极了,给死对头发短信已经够惊恐了,更令他惊恐的是,他这两天还一直偷看那个人,自己的死对头。而他也不知道自己出于何种目的。


    “白鼬,见信安,”哈利正准备改个称呼继续写,大脚板和莉莉散步回来了,大脚板吐着舌头呼哧呼哧地进了门,见哈利在家,一下跑过去扑到哈利身上,哈利被扑得手一抖按了发送。


    “艹。”


    大脚板已经对着哈利的脸舔了起来。哈利被它扑到地上,无奈地抓了抓它耳朵上的毛。



——————— 分  割  线 ———————


①金飞贼,私设是学生之间大热的全息体感游戏“魁地奇”里的球类一种。


②因为大家都是正直的高中生,所以我把卢娜的胡萝卜耳坠改成眼镜上挂的小吊坠。


③私设学院按组分,狮院一组,蛇院是四组。


④哈利因为中考考的是全省前列,所以救了他们学校本应该狠狠补课的学弟学妹,被学弟学妹传了个外号叫“救世主”。


⑤老伏私设黑社会,具体干嘛没想好。

ps.哈利突然能通过镜子看见德拉科。只要你拽在有反光物的地方哈利就能通过镜子看见,别人看不见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bu.)

pss.哈利的初中不怎么样,但是高中霍大附中是个特别好的学校。按他们的话说“霍大是全世界最好的学校”。

大半夜睡不着吐槽一下。关于同人。

※个人观点,要喷可以。
※以及欢迎指正。

关于同人,同人圈其实低龄化的毛病很严重,尤其是热圈(不是专指年纪小的,而是产出极无脑的。毕竟我自己都未成年),大圈智障论放在哪里都很合适。

现在来举几个例子。比如最近大家很流行的微信体,一般来说都ooc严重。暂且不提你的cp设定究竟适不适合使用微信这种方式沟通,大多数微信体的人物对话让人感觉不到人物特色。一般形式同人文就像你的cp面对面坐着说话,读者能看见明白他们的表情,小动作,甚至心理活动。所以一切对话都是铺垫好的,顺理成章了。而微信体相比则显生硬。

就像我,我看文最喜欢的心理描写,那种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互猜心思的甜滋滋感觉。当然也有人喜欢细节描写,是一切尽在不言中,我愿与你就如此白头偕老的温情。当然也有人喜欢情话,但只是说情话,你看不到他们的表情,动作,心理,那还是他们吗?

那不是,那只是一具空壳。我一直觉得,随便换换名字,外貌描写和人设背景就能代入其他cp的文绝对称不上好文章。

我并非针对微信体,微信体也有做的好的,我也知道微信体同样需要很大精力。但写好这很难,你需要极了解他们。如果一个作者真的热爱自己cp的话,首先是尊重他们——尽量还原他们本身的模样。

你刀也好糖也好,没必要为了迎合潮流或着讨巧去写很热的梗或者无脑糖。我看过的文不少,说实话写得很好的糖和同样写得很好的刀,我对刀的印象会比糖深得多。

还有关于无差以及攻受的一些观点。很多妹子的文,有意无意中总是会把她们站的受方刻意女性化。这种情况大多数并非作者本意,而是条件反射般,“‘受’就应该让人保护,就应该身娇体弱易推到”实际上这种想法出现也是无可避免的,大多数人都会经历这一思想转折。因为生活中男女恋爱远远多于同性恋,而男女之间的关系又长期定格于前文所说的状态,所以以男女为蓝本脑补来的同性关系如此也正常。

但是男女关系固化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就是畸形,更不用提同性间,那更不应该存在什么“理所应当”了。首先你写的是两个同一性别的人。两个人,首先这一点处于同一高度上。然后根据原著的设定,你决定你站的攻受。所以我现在几对称得上心头肉的cp我都吃无差。

无差ooc的可能性较小,因为一般来说原著不会确定关系,所以原著中也就不存在攻受之分。而无差就像是原著中的他们简单谈了一场恋爱罢了。

不知道有啥说的了,想到的话我补上。

【德哈德】守护神咒

角色属于滚动姐,ooc属于我。
大概可以算作无差?
姑且算是拽的生贺吧,今天晚上补完课作业都没写立马肝起生贺,还是没赶上拽拽的生日……so sad
ooc预警,私设如山。

   

    “噗——”他的杖尖冒出一股白烟,那根本构不成确切的形状,很快就消散在空气中了,尽管那光芒比之前那几次要强得多。但他又失败了。“梅林的袜子。”他抱怨着,把自己扔进柔软的床里,魔杖也随手丢在一旁。

    “这是第几次了?”他想。他几个月前跟踪波特时看见了那些银亮亮的守护神,波特站在他们中间,一头银白色的驯鹿围绕着他奔跑。他的脸上难得地浮现出一丝轻松愉悦的笑意。那双“癞蛤蟆似的”绿眼睛也勉强可以称得上好看了,最起码比他皱着眉头想怎么避开那个粉绒绒的老女人时好看。

    救世主的敏锐可不是白盖的,他看向他的时候僵了一瞬,“马尔福?”巨怪急急地走近他,压低了音量,“你来干嘛?为那个老女人打前锋?我可警告你……”绿眼睛巨怪的话没能说完。“哦,波特。”他打断了对方,“在你眼里我是个这样的人吗?我真是伤透了心。”他故意抬高了音量,周围有人侧目,但都当他们俩又起了争锋,都回过头去。

    “教我呼神护卫,我给你补习魔药。”这句话是他压低了声音说的,他离波特很近,能清楚地看见他迟疑了一下,回过头去看了看韦斯莱家的红毛鼬——他正跟那个泥巴种闹别扭。“好,我答应你。”波特一脸的慷慨就义。“看在你的魔药成绩还算可以的份上。”他说。

    此后他们约好了,每周都为对方腾出一些时间;波特在魔药上进步快得突飞猛进,他甚至感觉魔药课上斯内普都不那么针对波特了。而他的守护神——现在他甚至都没见过他的守护神。

    “哦,你真是应该对我感恩戴德。看看你的魔药成绩,我拯救了救世主的成绩,那我该叫什么呢?救世主的大救星?”他话里夹着嘲讽。“我做了次赔本生意。”他想,“我现在什么都召唤不出来,而波特的成绩却因为我上升了不止一个层次!”

    他对面的黄金男孩从魔药书里拔出头,“谢谢你,德拉科。”他们的关系缓和了不少,现在两人几乎都可以把对方当朋友看了。他眨了眨眼,“我会对你的守护神‘负责’的,但我敢肯定我教的没有任何问题,你只是缺乏快乐的回忆。”“什么叫做‘只是’?臭疤头。我爸爸就从来没召唤出过守护神。快乐的回忆对于马尔福家来说太珍贵了。”他撇了撇嘴。

    他看见他对面的男孩惊异地睁大了双眼“快乐的回忆对你来说很珍贵?”他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深吸了一口气,“我其实曾经很羡慕你。你有爱你的家人,他们几乎把你当做全世界;而我只是在我姨妈和姨夫的冷漠和蔑视中度过童年。”他垂下了眼睑,“我在橱柜里睡觉,穿我表哥的旧衣服,每天都提防着我那四肢发达的表哥。梅林的袜子,你要是见过他, 你一定会觉得梅林是按照他的样子造的猪。”说到这里他又有些好笑,他轻笑了一声。

    德拉科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他没想过救世主会有这样的童年。“像我这样的人都有守护神,你一定也会有的。你跟你的父亲不一样,德拉科。”他说。

    他们练习了快两个月,每次都直到他筋疲力尽为止。花费了一个月,他学会了如何施咒,但他却从未成功过。“你的回忆不够快乐和美好。”哈利总是这么说。

    “或许我应该再试试。”他这么想,从床上又坐起身来。哈利其实就趴在他身旁的桌子上,只不过已经睡着了。

    这一段时间他的压力太大了,魁地奇训练,稍有起色的魔药成绩,马上面临的考试,还有德拉科的守护神这档子事。

    他看着睡着了的男孩的眉眼,安详又平静,仿佛岁月流经他身边时都放轻了脚步,火光映在他的脸颊上,温暖得融开了一冬的寒冰。

    他开始搜刮他记忆中为数不多的快乐回忆。

    七岁那年第一把飞天扫帚?九岁那年父母的吻?十一岁那年他看着那个男孩第一次跨上扫帚?十四岁他看到那个男孩收到生日礼物中的墨绿色盒子的惊喜?还是他安安静静平安无事地在自己身边熟睡?
   

    他深吸一口气。

   
    “呼神护卫!”他大喊,拼尽了全身最后的力气,一瞬间所有的画面在他脑海里闪过,他就像在魁地奇球场上一样,他试图找到自己内心的金色飞贼。碎片般的回忆闪过,画面最后定格在那个男孩的笑容上。

    魔杖发出的光星星点点凝聚成了形,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从他杖尖冒出的银丝交织成一头和那个黑发男孩的守护神一样的驯鹿。它有巨大的鹿角,优美的身体线条,它闪亮得仿佛黑夜都为它变为白昼。

    驯鹿昂起了头,围绕着他不停奔跑,它最后顿了顿,向前奔去,直到在夜幕中消散殆尽。

    他不可遏制地露出了一个笑容,尽管他的守护神令他自己都不解,但是他成功了!两个月,他们终于看到了成功。

    那个男孩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看着他嘴角的笑容,男孩眼底眉梢都染上喜色,仍是那么温暖而坚定,像是许下了一生的承诺,守护了一世的灿烂。













    如果你不相信自己值得被守护,那么就请让我做你的守护神吧。

【GGAD】终点

※角色属于滚动姐,ooc属于我。

※很个人主管的一篇,不喜勿喷x

格林德沃躺在潮湿发霉了的床上,眼睛直直地盯着他对面的邓布利多。

“嗨,好久不见。”邓布利多向他挥挥手,他没回答,因为他看见了自己对面那个人焦黑的右手。

“阿不思,你的手怎么了?”他问,语气里有一丝急迫。邓布利多也没接他的话,“我来是和你道别的,”他笑了笑“我马上就要死了,因为我的一时糊涂和对死亡圣器的追求。”

“伏地魔把复活石当做他的魂器之一,我在销毁上面的灵魂时,因它是死亡圣器而起了贪念,掉以轻心。我触摸了它,然后我得到我应有的报复。”他说着,举起了他焦黑的右手,“还好有西弗勒斯,我有足够的时间去料理后事,所以我现在才在这里。”

“你一直知道,三件圣器里我最想要的就是复活石,之前是为我母亲,后来是为了安娜。”

格林德沃一时无言。他在狱中想过很多;但他不清楚他自己是否爱着对面的那个人,阿不思·邓布利多。他把他送进了监狱,他毁了他的理想,毁了他的一生。

但是他也毁掉了他的一切,不是吗?

他无法忘记那个夏天树荫下的红发男孩,那个和他笑着约好一辈子的男孩,那个认真地对他说“我爱你”的男孩。

他更无法忘记当他换影移形离开前,他回眸最后一眼时看见那个永远都带着灿烂笑容的男孩绝望地跪坐在地上,眼中的光芒熄灭。

他的脑中嗡嗡作响,根本听不清邓布利多最后说了什么;他只知道:“他的阿尔要死了”。他就仿佛被人抽了一巴掌似的突然清醒过来,他是那么地愚蠢,又老又糊涂;他竟然会质疑自己对阿不思的爱!

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激动地站了起来;看着对面的人,却又尴尬得不知如何开口。“他不会原谅我的,我毁了他的一切。”

半月形眼镜下的睿智光芒仿佛穿透他的内心,他开口了“盖尔,”说出的话却残忍无比“我来这里,是因为我会铭记你;但我早已经学不会,也不能够再去爱你了。”

那个深深地爱着你的男孩早在他十八岁的夏日时被你亲手杀死了。

爱的终点撒满了心的灰烬。

无法复燃。

发端曰言。:

个人主观理解的崽,不知道有没有OOC


非常非常的短,并没有cp


  


  “良人啊,若是我年老色衰,你还会像现在这般……这般……”


  “那是自然,你我姻缘命中注定……”


  他向上挑起的狭长眼睛狐狸似的眯起来,然后细细亲吻女人瓷白的面颊。


  他又伏在女人耳边说了什么,低沉的嗓音散开在烛火里。


  “可就怕你我没有白头偕老的缘分。”他说罢便一刀砍断了女子的颈脖,她好像还来不及睁大眼睛,就沉在这天经地义的梦里了。


   他给女人绾好长发,为她重描黛眉,又在她可怜得发白的嘴唇上印下一吻。



p1一个你拽性转,人设来自 @745 ,p2一个你拽三岁2333

文手自虐15题

灯妹儿:

超棒 忍不住 wwww喜欢那个创世


你的铃堡:



转载到Lofter之外请告知。


1 日式轻小说翻译风与西方经典文学翻译风的完美结合。


2 找个拥挤喧闹的地方,如球场看台,学校,地铁等,用手机描写一段清冷/孤独/荒凉/宁静的场景。


3 十分钟创世。至少包括完整的风土,政治,地理,宗教设定。试着让这个世界有趣。


4 十分钟造人。至少包括完整的性格,外貌,身世,职业设定。试着让这个人物有趣。


5 细致描写最让你不适的生理体验。


6 写一个像梦的梦。


7 以精神障碍者的视角写作;尽可能表现出深藏于正常之中的异常。


8 任选一个主题,认真进行200字以上的创作。至少24小时之后,动手修改它。将初稿和修改稿展示出来比较一下变化。


9 阅读红楼梦30分钟以上,之后立刻用西方翻译风翻写你读到的一段情节。


10 虚构一个合理地改变/影响历史的重大事件。以日常生活入手,展现一下这个事件对历史,社会与人们思维产生的影响。


11 以两人对话为主,辅以尽可能少的神态与动作描写,进行300字以上的创作。试着让你的人物鲜活起来。


12 二十四小时之内,构思出一个双线叙事,情节波澜起伏的故事。写出大纲。


13 创造一个让你真心喜爱的角色。然后,用你最讨厌的特质毁了他/她。


14 在一个300字以内的片段里,展现给读者尽可能多的有趣信息,让他们对背景,情节,人物设定摸不着头脑的同时,不至于被大量陌生设定与信息干扰阅读。


15 写一个短故事。让你的读者这辈子都不会忘掉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