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渊

GGAD/画画的

【德哈德】看见你

※ooc预警。

※be,he未定,如果有下篇再考虑。

※大概是无差?

※一切属于罗姨,ooc属于我。

※现au,没有魔法的普通高中生活(?)

※可能会坑,如果没有的话会连同下半篇一起发出,到时候这篇会删掉。

能接受的话我们开始?





1.  

    一束光照了进来,闹钟嗡嗡地响,吵的人头疼。哈利懒洋洋地翻了个身,随手按掉了钟,“天亮得可真早。”他想。随手抓起眼镜,阳光确实过于刺眼了,它们全从他昨晚没有拉好的窗帘的缝隙里流泄出来,又被窗户切割成小块。   

    听到他哒哒下楼的脚步声,莉莉从厨房里探出一个头来,“哈利,煎蛋我放在桌子上了——”“好的妈妈。”  


    大脚板摇着尾巴跑过来,差点跳到他身上舔他的脸,“下去,大脚板”,他推了推黑色大狗的脑袋。它呜咽了一声,跑开了。  


    他有点没睡醒,眯缝着眼,打量镜子里自己乱糟糟的,朝四方恣意伸展着的头发。“该去剪发了,明天就要返校了。”他想。  


    有点重的黑眼圈,无神的表情,绿色的眼睛——等等?哈利打了个激灵,睡意立刻跑到九霄云外了。镜子里分明是一双灰眼睛,夹着光和说不清的情絮。  


    他眨了眨眼,镜子里闪过一抹明艳的金,灰眼睛消失了。“大概是我看错了”,哈利打了个哈欠,给牙杯里接上水。





2.    

    哈利坐得端端正正的,身体紧绷成一条直线,他身后那个长着雀斑酷似罗恩的理发师拍了拍他的肩头,“放松些,小伙子。还有,摘了你的眼镜。”  


   哈利几个月前还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他天天挑灯夜读,一对黑眼圈比现在还重。当他在理发店里坐着打瞌睡时,剪子冰凉的金属触感把哈利吓得一个激灵,当时就弹坐起来。  


    结局是第二天他顶着像被大脚板啃了一口的头发去了学校。德拉科差点笑得从桌子上跌下来,“我们的化学第一脑子真的被狗啃了!”他大笑。当然,他说的第一是倒数第一。


   哈利气愤地握起拳,恨不得冲过去揍那个金发混蛋一顿。他总是嘲讽他!他的化学没有那么差!他这学期甚至还没有进过一次倒数!  


    顺带一提,倒一总是隆巴顿,他每次做实验时酒精灯都会烧着桌子,那时候老蝙蝠的脸色比看见哈利时还难看。梅林保佑他。  


    但从此以后哈利再也不敢在剪发时打瞌睡了。   

 
    于是他就那么端坐着,盯着镜子。没了眼镜,他什么都看不清,只能看见一团团模糊的色块,哈利眯了眯眼睛,镜子里又出现了灿烂炫目的金色。呃,这是什么?金飞贼?①

 
    这次金色没有消失,哈利猛的站起来,脸贴向镜子,努力把那个东西看清楚。当他看清时,他也就后悔了。

 

    镜子里分明是那个马尔福瘦削的脸。他看起来憔悴了很多,比以前更显苍白。要知道,这位大少爷之前为了不让自己俊美的脸上留下黑眼圈,几乎是不择手段地写作业。一教室的学生顶着宛如纵欲过度的脸趴倒在桌子上时,那家伙便更显得神采奕奕。


    他走近了。哈利正趴在桌子上试图入睡。


    “破特。”“滚开马尔福,我要睡觉。”“……”


    而现在,镜子里的他那股子精神劲儿没了,仿佛连马尔福家特有的锐气都被搓了大半。他的眼皮无神地耷拉着,甚至眼睛下的黑眼圈比哈利的还要的更重。哈利甚至能看见他的短短的胡茬,明显一段时间没打理了。那对灰眼睛有点凹进眼眶,无神地向前平视着。他在发呆,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在看,但哈利无端又觉得他在凝视着自己。他的脸上写满了倦意和不安;就像一个生命受到威胁的可怜人,思绪绷得像琴弦一样;如果不是马尔福家良好的家教,哈利丝毫不怀疑他会不停地左顾右盼。


    镜子里的德拉科无声地叹了一口气,神情悲怆。他匆匆理了理自己的衣领,便又消失在镜子里。


    哈利回过神来,他这才在镜子中重新看到自己的脸。他正傻愣愣地站着,脸都快贴上镜子了,头发被剪豁了一块儿。


    “小伙子,”那个理发师插着腰,皱着眉,一头红发好像被气得更红了,“现在怎么办。”他朝哈利的头发努了努嘴。


     “还能怎么办,”哈利想,“大不了明天再被那个混蛋笑一次呗。”


     反正他都习惯了。





3.

    哈利跑进教室,伴随着上课铃。他一屁股坐到自己上学期罗恩旁边的座位上,冲罗恩呲出一个露八颗牙齿的傻里傻气的笑,“想死你了。”


    他俩后面的卢娜也看见了哈利的头发,她笑得眼镜上挂的小胡萝卜②都在不停地抖。罗恩没搭腔,他从哈利进教室起就一直在看他,他的头发看起来比往日更糟糕。“兄弟你头发怎么回事?”像是被狗啃了。下半句罗恩没敢说,他清楚地记得上学期马尔福说出这话后哈利快要爆炸的样子。


    哈利觉得这事不好告人,只好微笑,“被大脚板啃了。”罗恩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他绝对因为上次那个臭白鼬那么说才这样的。


    他真的见过大脚板啃哈利头发,那是哈利十三岁时,暑假他去哈利家玩,那条大黑狗偷偷溜进房子享受空调的凉气,然后趁他俩晚上睡觉时差点把哈利啃成板寸。不过上学之前总算是快长回原样了,要不然哈利开学几周都会是黑着一张脸。


    哈利条件反射般回头去找那个金发混蛋,结果那个熟悉的座位空着,旁边的潘西也与平时没什么不同,她拿着一面小镜子不停地照,估计下课又要找布雷斯要笔记。他突然特别想去问问帕金森那个金发混蛋怎么了,但他想起两组之间③紧张的关系,又觉得找不出什么借口。


    哈利回过头来,顿时感到一阵失落,他也不明白那是为什么,那个混蛋不来的话他的发型也不会被嘲讽了,他应该高兴才是,可是心中无端产生的空落落的感觉实在让人没法忽视。


    “你在找什么?”罗恩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哈利想都没想,顺口说,“金飞贼。”


    没胆量去问帕金森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只好低下头,翻开了课本。





4.

    德拉科·马尔福蔫蔫地趴在桌子上,金发都没了光泽,整个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试图再睡会儿。


    可他旁边的那个人明显不这么想,“臭白鼬你前几天为什么不来学校?你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马尔福吗?他才不会课间趴在桌子上睡觉……”


    梅林的胡子,他怎么那么吵!他伸手把自己的耳朵捂上。但那个巨怪脑疤头竟然试图掰开他的手,力道大得真的如同巨怪。

 

   他猛地抬起头,狠狠地瞪着对面的人,一下捉住了那只胡来的手。他看见了哈利的头发。发型不错,他心里想。


    但他没那个精神头吐槽幼稚鬼破特,他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毫无顾忌地只是凭少年意气行事了,他没那个资本了,也没那个欲望了。暑假两个月,人性冷暖一下子给他看尽了。他身上的锐气给搓得一点都不剩,他不是那个要星星有星星要月亮有月亮的少爷了。只有哈利能勉强激起他想要挑衅的想法。


    他惊讶地发现疤头愣在那儿了,一双腌蛤蟆似的眼睛瞪得老大。他从未觉得那个破破烂烂的眼镜那么碍眼过,他分明看到波特眼里有东西什么一闪而过,短暂得难以捕捉,但他看不清,因为那该死的眼镜。

  

    他在心里骂了声,然后实践了他的想法——等他反应过来时,他早已站了起来,手里拿着那副破破烂烂的圆眼镜。


    对面的人明显也没反应过来,哈利只觉得鼻子上一轻,眼镜就没了。世界全变成了五彩斑斓的色块,东西没个确切的界限。


    他们两个无声地对视着,他感觉自己手里出汗了。哈利的眼镜变得像条鱼,不停地往下滑,光溜溜地压根抓不住。


    “呃……”他趁哈利没反应过来,胡乱地把眼镜又架回他的鼻梁上。也不管有没有带好,正了没正。哈利那边倒是感觉那个混蛋像打架一样把眼镜压回了他的脸上,眼镜腿只挂着一只,另一只悬在半空。左边高,右边低。


    他赶紧拉开门出了教室,门甩回门框里“磅”地一响,剩哈利一个人在原地扶了扶眼镜。


    潘西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放下了小镜子,从抽屉里掏出一张几天前的报纸递给他,“伟大的救世主④,没时间看报纸吗?”

    头版上赫然写着,“马尔福家主被疑为为‘黑魔王’眼线,警方正积极进行调查”⑤




5.

    这不对劲。


    哈利几天前从潘西那要了一面小化妆镜,赫敏才不会有那样的东西,卢娜也没法指望。他还能记得潘西当时的表情,像是听到他和马尔福在一起一样。哦当然,只是打个比方。


    他实在听不下去讲台上那个油腻腻老蝙蝠讲课了。悄悄地掏出镜子,果然那个白鼬也没在听课,不过他那是全会了。哈利在心里咬牙切齿地诅咒了一番那个化学学神。


    他盯着那面小镜子。那个金脑袋低下去了,拿着根笔,像是在写什么。


    德拉科坐的是靠窗的座位,窗户的反光只能使哈利在镜中看到他的金灿灿的脑袋和手里握的笔。


    不过一会儿哈利就拿到了一只纸鹤,没有署名。纸鹤是卢娜传给他的。她把纸鹤递给哈利时,认真地说:“哈利,不要早恋。”拜托卢娜,我已经不是未成年了。哈利有些头大。


    他想都不用想,纸鹤翅膀上那一笔漂亮的花体他一看就知道是谁的。


    该死的。哈利想。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不自觉地盯着那个金脑袋好几天了,每次上课听不进去了他就想看两眼。


    他泄愤似的把纸鹤粗暴地展开,发现皱巴巴的白纸上写着一串数字。他想了想,翻出文具盒里最粗的黑笔,把它们抄到了自己手心里。




6.

    哈利对着自己手心把那行数字摁了出来,他盯着手机,半天没动手。梅林的胡子,我该写些什么?哈利不安极了,给死对头发短信已经够惊恐了,更令他惊恐的是,他这两天还一直偷看那个人,自己的死对头。而他也不知道自己出于何种目的。


    “白鼬,见信安,”哈利正准备改个称呼继续写,大脚板和莉莉散步回来了,大脚板吐着舌头呼哧呼哧地进了门,见哈利在家,一下跑过去扑到哈利身上,哈利被扑得手一抖按了发送。


    “艹。”


    大脚板已经对着哈利的脸舔了起来。哈利被它扑到地上,无奈地抓了抓它耳朵上的毛。



——————— 分  割  线 ———————


①金飞贼,私设是学生之间大热的全息体感游戏“魁地奇”里的球类一种。


②因为大家都是正直的高中生,所以我把卢娜的胡萝卜耳坠改成眼镜上挂的小吊坠。


③私设学院按组分,狮院一组,蛇院是四组。


④哈利因为中考考的是全省前列,所以救了他们学校本应该狠狠补课的学弟学妹,被学弟学妹传了个外号叫“救世主”。


⑤老伏私设黑社会,具体干嘛没想好。

ps.哈利突然能通过镜子看见德拉科。只要你拽在有反光物的地方哈利就能通过镜子看见,别人看不见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bu.)

pss.哈利的初中不怎么样,但是高中霍大附中是个特别好的学校。按他们的话说“霍大是全世界最好的学校”。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