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聲甘州

多情應笑我,早生華發。

转过来码!这次联文超愉快写得超爽😭

发端曰言。:

  和二白一起弄的!
   @suffocate


         这是我在这个地方的第几天了?              
         这里像无尽的沙漠,却没有能从手指间漏下的细沙和延绵的沙堆。眼前尽是白色,阳光的白,天空的白,地面的白。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人,没有动物,没有灰尘,也没有声音。
         只有白色。
         一开始我还试图记着今天是几月几号,到最后我只能无聊地数数,然后想象我的声音在毫无生气的空气里回荡。
         我快忘了此前我是怎么活着的了。
         那些像是在梦里一般的日子,真的是属于我的吗?像是个庄周梦蝶的怪圈,什么才是真实……我不知道。
         在这样我仿佛空气一般,有时会觉得我的身躯庞大到整个这里都容不下,有时又觉得我小得像一个点,像是二维空间上奔跑在那条线上的一个点。
        如果非要让我说,那么这里才是人世吧。
        而此前那一切的一切才是一场幻象。
        我记得我刚一睁眼就发现我周围都是白色,我仔细想了想这是哪里,无果。好像是凭空多出来的世界。
        当时我想要一副墨镜戴着,这样白,怕是会得雪盲。我甚至想象自己像什么动漫主角一样,凭空变出东西来。
        最后我觉得那些都是骗小孩玩的。
        我当时试了各种方法;在心里默念,用尽了我会的所有语言在心里祈祷,后来我试了在心中默背圣经和佛教经典,甚至我连古兰经都试过了。
        没用。
        就像是在嘲讽我。
        不过后来我发现我在这里一直维持着刚来时的样子,甚至也不会感到必要的生理需求。
        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我开始努力回想我“生前”的事。
        我也曾拿着面包喂广场上的白鸽,恋人在我耳边轻笑,她的笑声像风一样飘过来。
        当时的生活是多么美好,蓝宝石一样的天,轻柔的雨,和层层卷卷的云。
        还有我爱的人柔软的身体和雪白的脸颊。她坐在我的自行车后座上,白裙子和着风扬起来,她抱着我的腰,悄悄把口红印在我的衣服上。还有上中学的时候,我们故意坐在大巴的最后一排,她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亲吻我的脸,她的睫毛扫过我的皮肤,稍微有点痒痒的感觉。
         而现在梦醒了。
         我多么,多么希望谁能带我离开这里。
         我总是觉得我像是搁浅的鲸鱼,祈祷着,渴望着,最后慢慢被河中的小鱼啃食干净。我不止一次幻想,有个人会对我伸出手,牵着我重新回到海洋。
         我的眼前时常会出现虚幻的人影,当它第一次出现时,我连滚带爬地朝它跑去,像沙漠里干渴的人发现了绿洲。
         但那不过是海市蜃楼而已。
         当它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时,我渐渐分不清真假了。
         我可能是疯了,只是不知道我是在这个白茫茫的世界里想象出过去的模样,还是在爱人的身边幻想出这里。
        它蚕食掉我。
        我的记忆在一次次的回忆中变得模糊,难分真实与幻觉。
        “我只是想再看一眼她。”
        我这么想的时候她出现了,站在我面前,微微倾下身,看着躺倒的我,眼里含着笑。她仍是那样子,穿着那条我俩一起挑的白裙子,只不过像是快融化在周围的白色里。
        我看着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就像遥远的南十字k的光芒一样,黑幕上缀着群星,像落在春日里黄绿色草地上的红色花楸树果实,像深夜一般的黑色森林里走出的闪着浅蓝色微光的驯鹿,又像白色大理石坟墓上乌鸦烟色的飞羽。像星河,繁星密集闪烁如雾;像雪地上近乎透明的雪粒折射出星星点点的七彩颜色;像冰川,仿佛有从不知何方飘来的灯火落入其中蓝色的海;像布满湖绿色水藻,树荫间投射下点点阳光撒在水面的安静的泉。
        我有一瞬间的失神,然后几乎要哭出来一样哽咽。我无声地喊着她的名字,伸出手发疯般抱紧她。
        我的手穿过去了。
        那感觉好像是有几千个太阳在眼前裂开,白光刺得我神晕目眩,我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
        再睁开,什么都没了。
        我僵住了,手停在半空却动不了。假的,假的。我感到巨大的悲怆把我击中,痛得我五脏六腑都在烧;我几乎要喊出声,眼泪却落不下来。
        我抱住自己。
        巨大的绝望将我击倒。
        好像过了很久很久,我只是在这片虚无中躺着,什么都不做。只是睁着眼睛,瞪着这片将我缚束的白色,刚开始,我会没由地感到愤怒,我憎恨着这一切。现在我已经习惯了。这里称不上生活的生活就是这样,什么都不去幻想,什么都不去希望。
         在我快要变成一个空洞的人偶的时候,她又出现了。但我已经没办法相信了,我望着她,就像望着这里无穷无尽的白色一样。可她却轻轻将我环住,我能感觉到她的体温,和细腻的皮肤。
          她拉起我,就像我几千次,几万次想的那样,带着我走向更远处的白色。

评论

热度(3)

  1. 八聲甘州发端曰言。 转载了此文字
    转过来码!这次联文超愉快写得超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