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渊

GGAD/画画的

【德哈德】深入骨髓的颜色

        ooc预警,角色死亡预警。
        一切属于罗婶,除了ooc。
        兴许可以算作无差吧。
        设定是战后,食死徒追杀马尔福家残余血脉x
        情感表达特别含蓄,看不出来是我的锅orz

       
        
        他无力地靠着墙角坐下,手里还紧攥着魔杖。甚至已经顾不得那里是否落满了灰尘。他早已不是那个涉世未深的少年了,也再不用装出一副贵族做派。
      
         “天啊,”他想,“这肯定是一个麻瓜的房子。”
        
        屋子很小,落满了灰,显然很久没有人住过了。墙上挂着几张照片,也都不会动,只是怔怔的看着他笑。总而言之这间屋子跟魔法扯不上半个金加隆的关系。
       
        “也好,最起码那群疯子不会追到这种地方来。”他这么想着,也放松了许多。甚至连握着魔杖的手也松了松。
      
         屋子长时间无人修缮,甚至木板钉成的天花板都炸开了几道。阳光便从那缝隙里挤进来,正巧照到他头顶的那只蜘蛛结的网上。蜘蛛伏在阴影里,那一道光线将那张网一分为二。
       
        “那可真像波特和我”他看见了那只蜘蛛,“他就像那道光,永远都那么耀眼。而我只能在黑暗中静静地注视着他。”
        
         对于此时的他来说弥足珍贵的片刻静谧,总能让他想到他还在霍格沃兹读书的那几年。
      
        那时他仍然可以做个少年,可以毫无顾忌地做任何事,甚至可以大肆嘲讽他们的黄金男孩。
     
        他内心深处其实并不怎么讨厌波特,他自己也知道。他只是觉得那个男孩拒绝了一个马尔福伸出去的手,他咽不下这口气。
       
        不得不承认的是,波特其实并不讨人厌烦。哦,除了他那该死的倔犟。所有格兰芬多都是那样。
       
        他本身不聒噪,血统也纯正;尤其是那双绿眼睛,那颜色任何一个斯莱特林都不会拒绝。
        
        那绿色就像禁林中待人发掘的秘密,像七月里午后树下的阳光,像一颗薄荷糖,像一池湖水,像瓶瓶罐罐的魔药,像他那些年每天早晨都打好的领带。
       
         他的眼睛里含着生命,含着希望。
     
        美好得不真实,就像他再也回不去的那些日子。
       
         “嘭!”一声巨响,门被撞开了。
      
         为首的男人他并不认识,但那都不重要了。
         他向他举起了魔杖。
       
          “阿瓦达索命。”
       
           一片绿光笼罩了他。
       
          生命的最后,他将他的颜色深深地刻入了骨髓。
         

          以生命的代价作为思念他的筹码。

评论

热度(22)